雅昌首页
求购单(0) 消息
贾又福首页资讯资讯详细

【评论】追求永恒感——读贾又福太行系列绘画作品有感

2011-08-04 14:23:48 来源:艺术家提供作者:朱良志
A-A+

  谈到中国传统艺术,常常要说到永恒感的问题。闻一多读《春江花月夜》和刘希夷“古人无复洛城东,今人还对落花风。年年岁岁花相似,岁岁年年人不同”的诗,说感到他们“泄露了天机”,所触及的就是永恒感的问题。在中国画中,像范宽《溪山行旅》的高严,黄公望《九峰雪霁》的浑穆,倪云林《渔庄清夏》的萧瑟等等,都与这永恒感有关。清康熙时有人以“高古寂历”评价八大山人荒诞的鱼鸟图景,其实所涉及的也是永恒的问题。

  追求永恒感,藏着中国艺术幽深的秘密。永恒感显然与时间有关系,传统艺术观念受禅宗影响,就有个“瞬间永恒”的问题,但它的意思绝不是在短暂的妙悟片刻切入绵长的时间,永恒不是相对于有限的无限时间量度。瞬间永恒,就是没有瞬间,没有永恒,在生命的彻悟中完成对时间性的超越,在时间的背后,也就是表相世界的背后发现生命的真实。说到永恒感,又总与抽象的玄思有关。但中国艺术追求永恒,绝不是追求抽象的绝对的“道”的概念,它要在变易的世界背后显现世界的不变性,不是表现物质世界的非运动性,而是体现挣脱一切知识、欲望、情感等束缚的自由境界——纷纷扰扰世界背后的生命精神。

  永恒感虽是中国艺术追求的崇高境界,然而非有深湛思虑者不能达至。近代以来,在中国山水画创作领域,能够有此方面表现者极少。近读当代著名画家贾又福的与太行相关的大量绘画作品,联系他的一些非常有意思的作画笔记,使我强烈感觉到,他是中国当代中国画领域很少见的以永恒感作为根本追求的画家。他的影响巨大的太行系列作品,不光是去表现壮丽的太行山水,而是通过亘古如斯的太行山景,表现他面对人生、历史、宇宙时的感觉。他的画具有强烈的时空超越的特性,他的画“无画史纵横气息”,不是记录,而在“发现”,通过一心的体验,去发现大化运演的节奏,去体现内在生命的秘密。这一倾向正反映了他继承中国艺术正脉的努力,也是他的作品最能打动我的地方。

  在一册名为《无声的呼唤》、收录贾先生太行系列作品的画册前,先生有简短的序言,其中有云:“我笔下的太行山一山一石,是大山与我心智的浑铸,是巨石与我神会的结晶,是我灵魂的化石。并以此化石会通万化——我谓之:以石观化。”曾有论者将“以石观化”作为贾先生艺术的突出特点,其中所突出的正是永恒感的问题。通过石,石累积的太行山,来观大化流衍的节奏,观照青山不老、绿水长流中的不变的韵律,观照荒天古木中所蕴涵的苍莽真实。中国人爱石,有“千秋如对”的说法。人者,须臾之体也;石者,永恒之物也。人与石相对,即如一瞬之于永恒,一个微弱的生命如何获得意义,那不变的石,那亘古绵延的山以无声的语言给我们以启示。

  所以,观贾先生这部太行山的作品,如同聆听顽石所昭示的宇宙、历史、人生的启示录。

  1990年所作的《夜静》、《静思》,1992年所作的《夜静思》,及其后所作的著名作品《大音希声》,正是天地空阔,青山不语,乾坤寂寥,静夜中但见一丸冷月高悬,其幽绝处,令人想到李白“古人不见今时月,今月曾经照古人。古人今人如流水,共看明月应如此”的绝唱。一弯冷月,如同一个大大的问号,质问为杂念裹挟、为欲望驱使、为生命短暂哀吟的人生的正当性。它似乎呈示的是,古往今来皆如此,世事匆匆如流水,月落了吗,又可以说没有落,水流了吗,也可以说没有流,大化如流,亘古如斯。寂寥的世界,给我们的是一个不变的真实。在这个不变的真实面前,可以帮助我们重新估量生命的价值和意义。

  贾先生是在静寂中追寻生命的丽影,这尤其体现在他对光明感的捕捉上。天际之流光、太行之逸影,深藏着先生所寄寓的生命理想世界。灵光绰绰,使他笔下的太行丘壑成为一片“灵壑”,这里有山与石、天与人的对话。就像禅宗所说的“两头共截断,一剑倚天寒”,一道生命的微光于天地间闪烁。他笔下的太行山体,多膺有此一光芒,微妙玲珑,难可端倪。看他的《云锦天章》,金色的云霓在闪烁,真可谓大块文章,阳春烟景;他的《心潮》,将霞想云思在天际抖动;他的《大野彤云》,传出片片生命的殷红;他的《大岳回声》,以神秘的光来织出天地的回响。正是好山万皴无人识,都被斜阳照出来,都被这位艺术家的性灵照出来。道家哲学说要“葆光”——培育生命的光芒,所谓“虚室生白,吉祥止止”,洁净高朗的心灵中,就会有澄明的光芒来照耀。贾先生通过他的太行图景,表现出“人见其人、物见其物”的天光。他的光是光而不亮、潜而不显、昧而不耀。正如老子说“明道若昧”、“见小若明”,庄子说“光矣而不耀”,真正的光明不是光耀明亮,而是对明暗的超越。由此可见,贾先生的画不是描绘物体的光,而是点亮一盏盏心灯。

  贾先生说,画画需要哲学,没有哲学的浸染,就很难领会中国画的深层内涵。我对此深有同感。在中国当代画坛,贾先生以“好玄”而著称,他出入儒佛道,其画多来自他的深思,有浓厚的哲理意味。他在中国哲学方面的修养,在当代国画领域罕有其匹。他的很多论画语,颇有古韵,义理深厚,很值把玩。他的“好玄”,不是追求抽象的概念表达,也不是追求“自远”——不落凡尘、高飞远翥,而落实在玄深的生命感觉上,落实在他对人生感、历史感和宇宙感的深层体验中。他的画难懂,但很耐看。即使对中国画并无丰富知识的人,在他的画面前(如上举的《心朝》、《大音希声》、《云锦天章》等),往往有一种被触动的感觉,他通过庄严而又神秘的笔触,叩动人的内在生命的灵机。

  他的画不务眼前语,却有此世心,虽然没有人活动的场景,却注满了生命的关切。如他2008年完成的《东方既白》,画晨曦微露时,微光从天上划过,如钩的月浮在群山之上,幽邃的山向远方延伸,真可谓万物自生听,太空恒寂寥。体现出贾先生作品一贯的安静、智慧、深沉的特质。此图笔墨上深具他所推崇的龚贤的浑厚凝重,又具石涛的流丽空灵。画家显然不光是在表现晨光初现的实景,更注入一片天光的高蹈和腾踔,体现出他在在追求的“生活相亲”的喜悦。山光云影所具有的神性,真有带着人作一次性灵腾迁的感觉。如此天音中,饱蕴着人情。

  正因此,贾先生以石观化,一山一石中,与永恒对话,其实就是与当下的生命对话。

朱良志

2011年7月18日

返回顶部
关于我们产品介绍人才招聘雅昌动态联系我们网站地图版权说明免责声明隐私权保护友情链接雅昌集团专家顾问法律顾问
关闭
微官网二维码

贾又福

扫一扫上面的二维码图形
就可以关注我的手机官网

分享到: